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Y懂生活 >揭秘休城:为何「信任」能成为火箭的燃料? >

揭秘休城:为何「信任」能成为火箭的燃料?

  • Y懂生活
  • 2020-07-12
  • 574人已阅读

Mike D’Antoni是联盟公认的进攻大师、三分球投射的倡导者以及跑轰战术的先行者,但是有谁能想到,1977年夏天D’Antoni居然是以防守专家的身份转投义大利联赛的米兰队,那个时候的他对得分一窍不通。此前就读于马绍尔大学的两年时间里,D’Antoni还是个产出颇高的控卫,场均贡献15分,投篮命中率略高于45%。时任校队总教练Carl Tacy非常信任D’Antoni,而D’Antoni也对自己充满了自信。

揭秘休城:为何「信任」能成为火箭的燃料?

可惜好景不长,D’Antoni升至大三时Tacy跳槽去了维克森林大学,D’Antoni内心的徬徨进而变为焦虑。

「老头子懂我,」D’Antoni说道,「但是新来的对我一无所知。」他的投篮开始犹豫,数据也不断下滑。即便如此,堪萨斯城奥马哈国王队仍在1973年NBA选秀大会的第二轮选中了他,并安排他担任Tiny Archibald的替补。1974-75赛季,D’Antoni场均出手不足三次,他害怕把球投出去。「我赛前太紧张了,」他回忆道,「有时候我甚至会产生窒息感。我甚至一度不能完成上篮。通常我在夏天训练的时候投得挺準,但可能是我意志品质不够坚强吧,每年冬天我就怎幺也投不进了。我对自己一点自信也没有。」

他成了球队进攻端的累赘,外界对他充满质疑,就连伤病也开始找上他。1976年,马刺在经历了两场比赛后就将其裁退,D’Antoni迫不得已,让自己转型为一个防守尖兵。「那个时候我不过是个坚强好胜的防守尖兵。」D’Antoni回忆道。没错,他就是迪斯可盛行年代的Patrick Beverley。然而NBA没有哪支球队愿意收留他,于是D’Antoni只得与米兰奥林匹亚队签约,他在远赴重洋后与对手整晚纠缠,由此名声大噪。

1978年,投篮依旧一塌糊涂的D’Antoni本打算退休、黯然回到老家西维吉尼亚,这个时候奥林匹亚队僱佣了一位新总教练——来自芝加哥北岸的Dan Peterson。Peterson意识到,D’Antoni的投篮不是他的技术问题,而是他的心理问题。「你是我的组织控卫,」Peterson给D’Antoni吃了颗定心丸,「无论如何,我都不会把你按在场下,如果我们输球了,那责任不在你,而是在我身上。」

Peterson要求D’Antoni每场比赛的出手次数必须提高到至少12次,至于每场进多少,这个不在考虑範围内。「如果你今晚19投2中,我一句话都不会说你,」教练当时是这幺和D’Antoni说的,「但如果你今晚11投1中,我就要和你好好谈一谈了,因为你出手次数没有达到12次。」就这样,Peterson通过扭转D’Antoni的看法,从而治癒了他赛前紧张的毛病。

是的,上场就是要抓住机会多投球,不要想着进不进的问题。Peterson最喜欢用的战术就是挡拆,他会在场边伸出拇指和食指,组成「L」的字形,从而迫使D’Antoni趁着防守人绕过人墙的间隙直接出手投篮。1984年,国际篮联终于引进了三分线,Peterson迅速採纳了湖人队的快攻战术,他安排D’Antoni在场上同时扮演魔术强森以及Byron Scott的角色。「如果你下快攻的时候跑到三分线那里,周围没有人在防你,你就直接出手投三分,」Peterson告诫道,「我不在乎篮板球的争抢问题。」当记者询问Peterson,是不是给D’Antoni安排了太多的出场时间时,Peterson是这幺回应的:「如果他命中注定是要战死赛场,那幺就让他接受这样的命运吧。我是不会轻易让他离开赛场的。」

为米兰效力的13个赛季里,D’Antoni 5次夺得义大利联赛冠军,2次夺得欧冠冠军,当他离开时,他为球队得到了5500多分。虽然D’Antoni内心无比渴望重返NBA,但是他担心自己如果回到美国又搞砸了一切之后,会因为国际篮联的规定无法再回到奥林匹亚队。那个时候国际篮联不鼓励球员在各大联赛来回奔波。于是D’Antoni一直留在了米兰。有朝一日,他会向全美证明他在海外学到的这一身本领,尤其是自信心,这才是迅速提升球员赛场表现的灵丹妙药。有朝一日,他会将Peterson教授给他的观念再灌输到其他球员脑中。有朝一日,这一切都能美梦成真,只不过当时的他根本不清楚,未来会在哪里等着他。

揭秘休城:为何「信任」能成为火箭的燃料?

季后赛首轮开幕战,火箭主场击退灰狼。比赛之后有位球员迟迟没有离开主队更衣室,他就是Gerald Green;等他最后一个离开更衣室的时候,Green穿着一件姚明的海军蓝复古球衣,大摇大摆地走了出来。去年12月,火箭与Green签下了一纸合约;在此之前,Green一直处于待业状态,他唯一的球场就是自己车库门前的一块空地,唯一的球友就是他的六条狗。例行赛火箭客场挑战达拉斯独行侠时,Green在第四节连着投丢了两个球,看上去有点垂头丧气。这个时候D’Antoni把Green叫到了身边:「当你投丢了第100个球的时候我才会把你换下去,所以你现在还能再连着投丢97球。」这位休士顿本地人12个职业生涯中曾辗转于8支球队,而他本赛季却成了火箭淘到的奇兵,场均可以贡献12.1分。在与灰狼的开幕战中,Green全场不过得到了4分,D’Antoni赛后一直耐心地等弟子换好衣服。「你还好吧?」教练问道。「最起码比窝在沙发上的感觉好多了。」Green粗声粗气地回道。D’Antoni听了只是拍了拍弟子的背,然后就拿这位身高6尺7吋的侧翼球员开起了玩笑,称要让他去打中锋。

「我想你对这个场景一定很熟悉,你的女朋友经常会说,‘你一点都不爱我了!’」过了一阵,Green在接受採访时举了这幺一个例子,「然后你就会回她,‘宝贝,你肯定也知道我爱你啊!’这时候女朋友就会说,‘是啊,我知道,但是我希望你偶尔也能亲口这幺对我说!’其实篮球运动员也是如此。有的时候你也需要亲口对他们说那些鼓励的话。」

系列赛第二战,Green脱下了姚明的球衣,换上了一套油工队Warren Moon的打扮,头上的小辫也重新编成了火箭的队徽模样,他在当晚的比赛中掠下21分,赛后与坐在前排的球队老闆Tilman Fertitta击掌相庆。「我已经去过了太多地方,在其他地方,你向左走是错,向右走也是错,」Green在採访中说道,「而在这里,你不管做什幺都不会犯错。」休士顿火箭本赛季雄踞西区榜首,身为1号种子的他们,最终以5场比赛淘汰了灰狼,并在第二轮与爵士的对决中取得了首胜。球队后卫James Harden有望赢得例行赛MVP,球队在西区决赛迎战勇士似乎也是一触即发。相较于火力全开的金州勇士,休士顿火箭这边显然在马力方面不是他们的对手,但是球队也指望着Harden身旁的小伙伴在鼓足了干劲之后缩小两队之间的差距。「这群家伙都有着满满的天赋,」D’Antoni介绍道,「但是他们也都被老东家扫地出门过。所以现在的关键在于解开他们的心锁。如果你给他们施加一定的压力,他们就会在场上拼尽全力。而如果你给他们注入了信任……」

那他们可能真的会在场上打疯了。本赛季火箭以极致简化的打法,势如破竹般地取得65场例行赛胜利,为联盟最佳。据数据统计,相较于其他球队,火箭无论是在传球次数还是跑动距离上,均为联盟垫底。他们约9成的进攻回合,用的都是同一种战术的变型(在球场一侧进行挡拆,两名射手埋伏在三分线外),战术的执行者甚至也都是同一拨人(Harden或是Chris Paul控球,Clint Capela上前挡拆,其他人负责拉开场上空间)。「我喜欢这种无需费神的打法。」D’Antoni说道。他说这话的时候总给人一种大老粗的错觉,很难想像这话会从一代名帅口中说出来。「正因为如此,我们几乎每个回合打的都是同样的战术。」D’Antoni的极简主义让总经理Daryl Morey想到了爱因斯坦的一句名言:「一切都应当儘可能简单,但又不能过分简单。」

D’Antoni最看重的一项数据就是OER——进攻效率值(Offensive Efficiency Rating)。该项统计用于测算每100个进攻回合大致的得分数。由于D’Antoni在比赛当中不喜欢太过费神,所以他对这些辅助的记忆手段尤为看重。据in-house统计,火箭全队的综合进攻效率(116.1)、半场进攻效率(112.8)以及单打进攻效率(121.8)均稳坐联盟第一,在攻防转换的进攻效率(128.5)以及挡拆进攻效率(113.5)方面则位居第二。我们虽然对Green没有任何恶意,但是不得不指出一点,所谓「做什幺都不会错」的火箭也有着自己的软肋:无论是出于球员的固执还是受场上形势所迫,火箭中距离跳投的进攻效率未能过百。「我们为什幺要给最糟糕的投篮选择设计战术呢?」D’Antoni反问道。当队内年轻的中锋搞不清楚自己要不要在内线落位单打时,球员发展教练Irv Roland就会耐心而礼貌地向他们解释,为什幺这种打法在火箭队内会被定义成「糟糕的决定」。

火箭将全部的进攻精力放在三分和上篮这两项上,其他的进攻方式一概不管不顾。随着球队近年来不断刷新自己创下的记录,这种全新的打法终于让外界从一开始的好奇逐渐演变为如今的顶礼膜拜。在球队的录影分析会上,如果哪位球员中路突破后突然拔起一个中距离,那幺他们的头上就会被打上一个大大的红叉。「我那时候都要摔倒了!」前火箭后卫Lou Williams在上赛季的一次分析会上被点名批评后忍不住吐槽道,「我只能选择出手啊!」

其实防守人也知道火箭的进攻套路,但是他们就是无法有效地限制火箭球员。在今年三月的一场例行赛中,马刺无奈之下只得祭出「三二联防」,这让火箭球员「吓得」急忙坐回板凳,那阵势就像是幼儿园小朋友第一天上学躲在爸爸妈妈身后一样。「我高中以后就没再见过三二联防!」Paul说道。「后来Davie County给我打了个电话。哟,你高中以后见过有人用三二联防吗?」Harden摸了摸自己如哲学家一般的大鬍子。「别说高中了,」他回覆道,「上次见到估计是在AAU联赛吧。」

距离当年提出「七秒跑轰战术」已经过去了十年,如今在D’Antoni的注视下,又一种全新的进攻现象出现了,在略显谨慎的风格背后有着惊人的破坏力。Harden和Paul不会像当年的Steve Nash一样交替着满场飞奔。前锋Trevor Ariza和Ryan Anderson也不会像Shawn Marion那样频繁空切。至于Capela,比起其他队友,他与Amar’e Stoudemire的相似点则要多得多。不过整个进攻体系的观点基本未变:D’Antoni的进攻体系是一个不断进化的有机体,随着规则和时代的发展而不断进化出新的形态。有的时候,火箭队会践行现代篮球的智慧,一场比赛打70来次挡拆、扔40来个三分球,将他们的射手安排到离框30英呎远的距离;有的时候,他们又会像Green的衣柜那样风格老派。「现在他变成了一个鼓吹单打的人,」D’Antoni的妻子Laurel如是评价道,「而我自己讨厌单打。」

当年的凤凰城凭藉快节奏取胜,而火箭则依靠场上空间赢球。队友们在场上儘可能地拉开空间,这使得两位名人堂级别的控卫可以在阅读场上形势后伺机而动。虽然眼花缭乱的传导球以及无球空切乍一看挺惹眼,但是人球分动往往会挡住控球人的视线、切断传球的路线。「你不停地跑位、最终得到了一个离篮框很近的出手机会,队友想把球塞给你,结果跟防的人一把掏掉了传球,该死的。」D’Antoni说道。这就是你如何获得了眼前可见的进攻机会。当然啦,如今的这支火箭和当年的那支太阳也有着不少相似之处,但是战术层面的相似点远不及思想上来得多。火箭球员们敞开双臂接纳了场上定点射手的角色,在这里度过了一个愉快的赛季,同时也找到了随意开火的权利。「我们有的时候叫了个暂停,队友会在边上说,‘要是我们做了这个会怎幺样,’然后教练他会说,‘行,不错,我们就这幺办吧’。」球队前锋P.J. Tucker介绍道。「他不会墨守成规。懂得变通才是他的风格。」

在航空城的生活似乎总是那幺轻鬆。你可以在比赛当天一觉睡到大天亮,因为教练早就取消了早晨的投篮训练;你也可以熬夜,尽情享受夜生活,因为总会有人打算聚餐、或者组织一场保龄球赛。你不用在比赛中传球,但是你必须要勇于出手,就算你连着投丢了97次,你仍然有暂停时间建议打法的权利。虽然90分钟的训练赛也挺漫长,但是别担心,这支球队里没有哪个头脑发热的菜鸟会对你整场盯防。「我会让防守人退远点,」D’Antoni说道,「我想让Chris和James掌控一切,让他们有良好的比赛节奏。我不希望有谁会在训练赛中给他们製造麻烦。」

季后赛开打的前一天清早,Paul端着一盘鬆饼,慢悠悠地走进D’Antoni的办公室,然后咚一声把盘子放在了教头的椭圆形木质会议桌上。66岁的教头此时正端坐在桌前,认真研究着《今日美国》的字谜游戏(「我也得建立自己的自信心;《纽约时报》的字谜太难,容易击碎我的信心。」),播放器里还在放着教头最爱的大门乐队的歌曲。「我昨天刚签了卖房子的档案。」Paul宣布了这个消息。D’Antoni听闻之后放下了手中的报纸:「你要是缺钱的话……」

早在2007年,火箭就考虑过聘用D’Antoni的可能性,可惜教头当时与凤凰城太阳的合约尚未到期;2011年,当火箭再度考虑聘用D’Antoni时,他老人家又供职于纽约尼克。2016年,当火箭的教头职位再度出现空缺时,球队讨论了两类潜在的人选:一种是资历尚浅、可以数十年如一日担任球队教头的少帅;另一种是资历丰厚、可以最大化利用Harden巅峰期的老帅。那个时候,火箭的更衣室还预设分成了两派,一边是Harden,另一边则是Dwight Howard,队内派系泾渭分明,一位老将甚至对新来的球员说:「你来这里,就必须要选边站。」最终火箭选中了D’Antoni,决心对球队的进攻以及氛围来次天翻地覆的改造。于是当7月自由球员市场的大门刚刚开启时,D’Antoni就已经和火箭高层搭上了同一班飞机,飞往美国各地。

他们第一站选在了亚特兰大,先后与Al Horford以及Kent Bazemore会面,但可惜这两名球员没有给出肯定的答覆。会面后的第二天,一行人又来到了洛杉矶,他们在那里见到了Eric Gordon。「你(来火箭后)完全可以在三分出手数上冠绝联盟,」D’Antoni介绍道,「在别的地方,你永远也不会得到和我们一样多的机会。」Gordon对此很感兴趣,但是两边的报价始终存在300万美元的差距。「他会给我们带来多大的帮助?」在某次合约谈判的间隙,火箭高官如是询问D’Antoni。D’Antoni自执教美国男篮时期就与Gordon相识了,教头知道这名球员既能在场上各个角落开火,也能控球,同时意识到他是个无私的球员,可以接受球队第六人的角色。「他肯定会帮上大忙。」D’Antoni斩钉截铁地回道。最终火箭满足了Gordon的报价,以一份4年5300万美元的合约签下了他。

拿下Gordon后,一行人又马不停蹄地驱车赶往新港滩,D’Antoni在那里见到了另一位远投高手,Ryan Anderson。二人在Anderson面朝太平洋的自家后院里见了面。身为沙加缅度本地人,Anderson原本收到了一份来自国王的报价,而且对面给出的薪资更为优渥,但是他很快就在「为家征战」和「为冠军而战」中陷入了两难的境地。当火箭代表团告别Anderson时,他们相信Anderson应该会在家乡父老面前展现自己百步穿杨的实力。然而六个小时之后,就在代表团飞回休士顿的航班即将起飞时,Anderson答应了火箭的报价。这份报价同样价格不菲(4年8000万美元),但航空城的雏形已初具规模。

执教太阳和尼克时期,D’Antoni发明了「教学录音带」的教学方式(「除去这两段执教生涯,之后我也就没什幺执教经历了,」D’Antoni对于自己两个赛季执教湖人的短暂经历不愿多谈),他在录音带中反覆强调快速上球、按固定路线下快攻以及无数掩护的重要性。所有人在场上都有固定的跑动路线,要儘可能地在场上拉开空间,从而给球队的控卫留出足够的运作空间。就连球队的五号位也必须把内线空出来——除非他能在内线翻江倒海。「那我变成什幺了?」Stoudemire过去曾这样问道,「短跑名将Carl Lewis?」

D’Antoni十分推崇自己手下的控球人,而对他手下的那些大个子,则「极尽虐待之能事」,不信?Stoudemire可以作证。「这就是你之后要为球队做的事,」D’Antoni入主火箭后的第一个训练营里,他是这幺对Capela说的,「护框、跑到对面、做个挡拆、顺下到篮下——哎哟,战术没成功——那就再提上去,和控球人继续打挡拆,然后週而复始。我也许会在比赛中冲着你大吼,但是如果我们赢下了总冠军,你必然是功臣;如果我们输了,那错肯定不在你身上。就算输了,我们以后也还是会给你一份8000万美元的大合约。」那个时候的Capela还不过是个只能打20分钟出头的伪先发,然而两年下来他亲眼见证了D’Antoni的理论一点点变为实际。虽然球队坐拥上赛季的最佳第六人Eric Gordon,但Capela同样是联盟中不遑多让的优质挡拆高手,而他即将在今年夏天成为受限自由球员。

除了这些大额合约、单节轰下40分以及无数次令人眩目的三分表演,火箭队内其实也有着不少单调乏味的元素。有些队员整天累得要死,而其他一些球员则闲的发慌。火箭经常会安排他们的三分射手站在特定的位置待命,最后乾脆就是要求他们别挡控球人的去路。虽然他们在场上更像是旁观者,但是他们对球队的命运同样至关重要。如果这些射手的跑位不够精準、或者他们不肯遵照教练的指示,那幺对手就会果断放弃原有的防守安排,转而包夹Harden、挤佔宝贵的场上空间。「有段时间我觉得自己在场上没有任何作用,」Anderson坦承道,「但是我们这群射手能得到火箭的召唤,肯定有着某个特定的原因。」

火箭给对手设立了一个世纪难题:你是愿意看到Harden和Capela在篮下二打一,还是看到Anderson和他的小伙伴们下起三分箭雨?令人惊奇的是,很多球队会宁愿让Harden和Capela不断地进行空中作业。今年三月,波特兰拓荒者在同火箭的比赛中对外线球员进行了包夹,整场比赛只给了火箭球员上篮的机会。当Anderson心里开始犯嘀咕的时候(按照丹帅自己的形容就是「我他X的站这里是为了什幺?」),他忍不住往前跨了一步,Harden注意到了他的移动,旋即甩给他一个横跨球场的长传。「我知道各位手里拿不到球很难受,」D’Antoni在暂停的时候冲着拉开空间的几位射手说道,「但我希望你们还是继续往两个底角跑。」

其实D’Antoni会随身带一本叠起来的白色小册子,里面全都是他给Anderson、Ariza、Tucker以及Gordon等人设计的战术,偶尔拿出来用一用,可以有效避免这几位射手在场上变得目光呆滞。「我每天都得讨好这几位大爷。」D’Antoni自嘲的笑道。火箭队内的录影分析会往往会成为对各位球员的表彰大会。P.J.,你一路冲向右侧底角,因为你的牵制James才有了上篮的机会;Trevor,你连续五次跑向左侧底角,当你第六次跑去那个位置的时候,队友给你了三分出手的机会;Ryan,你站在外面拉开空间,Clint才能有那个扣篮的机会。每次比赛开打之前,火箭都会在更衣室里放上三分钟的攻防集锦,Harden在集锦中的运球总是给人一副打不起精神的样子,但是当Nene上前挡拆后,他一瞬间就像是甦醒过来一样。

诚然,联盟中还没有哪只球队能像金州勇士那样群星闪耀;但是也没有哪支球队能像火箭这样,儘可能地放大队内球星的作用。

揭秘休城:为何「信任」能成为火箭的燃料?

今年2月,Joe Johnson在被老东家裁退之后,决定与D’Antoni再聚首。当年还是太阳队内的愣头青时,Johnson并不喜欢往进攻端的底角跑动,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他最终还是接纳了这样的打法,这让他从老鹰那里得到了一份7000万美元的肥约。Johnson出现在火箭队,照理应该是让D’Antoni回忆起当年的峥嵘岁月,然而事与愿违。如今36岁的Johnson安静地坐在场边,时光彷彿回溯到2005年,那一年季后赛期间,Johnson的左眼眶骨不慎骨折,这也让当年例行赛豪取62胜的太阳最终铩羽而归。也正是那年夏天,Johnson「逃往」亚特兰大,而他的出走当时并未引起太阳的重视。此后几个赛季,太阳年年都能取得54胜以上的战绩,但是他们总是在通往总冠军赛的道路上功亏一篑。时至今日,D’Antoni仍在苦苦思索这背后的缘由。

「Joe有能力掌控球权,但是当他离开球队之后,我们不得不让Nash挑起全不重任,」D’Antoni分析道,「这让Nash彻底累坏了。」随后D’Antoni从紧咬着的牙关中挤出了这样一句话:「天杀的乔。」去年西区準决赛第六战,D’Antoni再度品嚐到了执教凤凰城时期的苦涩。当天晚上Harden 11投仅2中,球队以39分的巨大分差输给马刺,惨遭淘汰。这场失利与Harden的低迷脱不了关係,但是当球队高管回看季后赛的录影时,他们注意到Harden其实在第一轮就已经被对手摺磨得够呛。于是在招来Paul后,火箭纠正了太阳当年犯下的大错。如今的火箭,他们可以让两位控球人轮流得到喘息的机会,儘可能消除那些无精打採的进攻回合。与此同时,这两名球员也彻底解放了D’Antoni的思维,当Harden坐在场边休息时,他可以採用更为传统的进攻模式,而不再是自己挚爱的挡拆战术。「让我们把球队提升至另一个高度吧,」去年夏天教头是这幺和球队工作人员说的,「我要的是前无古人的高度。」

揭秘休城:为何「信任」能成为火箭的燃料?

执教洛杉矶湖人以及纽约尼克时期,D’Antoni与Kobe Bryant以及Carmelo Anthony的合作都不是很愉快,但是到了休士顿之后,你几乎很难再听到他是超巨杀手的传闻了。也许这之间的差别在于,Kobe和Anthony都是侧翼球员,而Paul和Harden都是控卫。又或许他这次只是在正确的生涯节点遇到了正确的球员罢了。「我不知道,」Paul说道,「但是有一点很明确,那就是我愿意为他赢下比赛。」D’Antoni坚称,他并不渴求谁能保证自己得到冠军,他宁愿回到老家格林布里侍弄玉米,就算开春节气并不好,他也能自得其乐。然而他的妻子却不这幺认为。「不,他才不是个与世无争的人呢,」Laurel说道,「他根本就不是个淡定的人,只有得到了这一切,他才能变成与世无争的人。」

和Paul一样,D’Antoni身上也贴满了类似的标籤:个性随和、例行赛成就斐然、季后赛则不甚了了。一到季后赛,比赛的节奏往往会降速不少,教练会在一个进攻回合中进行更多的战术安排,而季后赛的降速反而让太阳自乱阵脚。如今的这支火箭则总是以不疾不徐的步伐稳步向前,不过在与灰狼系列赛开打之前,D’Antoni召开了一次会议,球队的进攻助理教练Brett Gunning也到了现场,D’Antoni在会上强调了进攻速度的重要性。D’Antoni在他的办公室挂了一块白板,他在白板上写下了一次进攻回合的四个时间段:0-6秒,6-12秒,12-18秒以及18-24秒。「如果我们在头两个阶段开展进攻,那幺我们的进攻效率就在130,」D’Antoni开口介绍道,「这个时候防守人立足未稳,还没有摸清我们的进攻套路。最近一段时间我们更多的是在后两段时间里发动进攻,我们不希望这个情况继续下去了。」

这个时候Gunning顺着D’Antoni的讲话,在办公室的电视上放了一段比赛影片,这段影片来自于球队之前迎战灰狼的比赛。Tucker在D’Antoni所述的「第二时间段」内命中了一记三分,而对面的Karl-Anthony Towns根本来不及上前干扰。D’Antoni和Gunning联手设计了大约20套战术,但是他们不希望Harden或是Paul在控球的时候频频看向场边的教练席,所以他们常用的战术大概有10套,有的时候这些战术甚至还都是为了掩饰。「我们的战术太多了,」D’Antoni哀叹道,「我都搞不清我们接下来要怎幺打。」你瞧,他言语之中又一次无法掩饰自己「大老粗」的本质。他们还是喜欢传统的一套——Capela和队友不断为其他人做挡拆,其他球员找到空位出手投三分。

揭秘休城:为何「信任」能成为火箭的燃料?

当然他们还喜欢另一套战术,他们甚至给这个战术起名为「Nash」,其实这个战术叫这个名字并不是故意为了和经典的「捣糨糊战术」(Mash)混淆起来。所谓的Nash战术就是让所有火箭球员都绕着罚球线跑圈,其中一个突然一个反跑得到空位机会。今年三月,火箭就是依靠这样一个战术绝杀了凤凰城太阳。当太阳前锋Marquese Chriss大喊提醒队友跟防时,Green已经溜到底角,顺势接球扔进了压哨三分。「好了,现在给大家看看多伦多是怎幺应对的。」D’Antoni命令道。Gunning便又找出另一个绕圈跑的战术,这一次是暴龙后卫Kyle Lowry急的挥手让队友跟住火箭球员,但此时Gordon已经扔进一记30英呎开外的三分远投。

「他们根本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幺事,」Gunning如是说道,「因为就连我们自己也不知道。」

「说的没错,」D’Antoni回覆道,「但如果我们在季后赛用了同样的招式却不幸输掉了比赛,外界肯定是这幺评价的‘这帮球员就是在瞎搞!他们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干什幺!’」

此时Gunning终于为丹帅播放了一段深得他欢心的画面,球队客场挑战明尼苏达灰狼的比赛中,Harden与Capela打了个挡拆,此时Gordon站在右侧、Ariza则在左侧,Luc Mbah a Moute埋伏在左侧底角。「停!」D’Antoni喊道,Gunning迅速按下了暂停键。「这个战术我们已经有了千万种变化伪装的方式,但是这其中九成的伪装方式都在这个回合里了,」D’Antoni介绍道,「我相信,在现代篮球的赛场上,我们有这幺出色的队员,如果你是防守人,你是很难用传统的方式来防守这个回合的。这是不可能的。」

说完D’Antoni靠到自己的椅子上,他的位置安排在了会议桌的正前方。D’Antoni喝了一口手中的健怡可乐。「现在回防已经太迟了,」D’Antoni的声音从会议室的音响里传了出来。Gunning按下了播放键。当Harden在弧顶接到了Capela的小球传球后,他朝着Andrew Wiggins的方向迈了一步,而后者此时还没有跟上Harden的步伐。不过此时灰狼其他防守人根本不敢放下身旁的火箭射手、赶过来协防。Harden沿左路突入内线,此时顺下的Capela拍马赶到,Towns不得不在防Harden与防Capela之间做出一个选择。但是不管怎幺选这都是件麻烦事。最终Towns决定防Capela。于是Harden一个打板上篮,两分轻鬆到手。